在花轿里就开始圆房_他趴在两腿中间添我

admin136 29 2022-10-04 19:01:39

又是一年秋。

我们风尘仆仆。

如期而至。

--

九月,悄悄赶走了夏天,秋天不慌不忙的走到人们面前,带着丝丝凉爽的风,吹来了年轻的学子。

“江也!”

柏油路上的一个金发少年脚步一顿,转过身,抬眸向声音处看了过去。

贺文瑞已经穿过红绿灯,大步走到少年的身边。

“真是活久见啊!你居然背着书包,哎,你又换书包了?我刚才差点都不敢认你。”

小说

说罢伸手抬了一下江也背上的书包,估摸了一下重量。

“呦,还挺沉!”

金发少年旁边的少女本来还乐呵呵的在笑,听到“书包”一词,面色僵硬。

因为江也背着的是她的书包。

少年见沈星絮的书包太重了,就主动提出要她换着背,少女很坚持,没想到江也更执拗,最后只能互换了书包。

也幸好少女的书包是深蓝色的,不是粉色,少年背起来也不突兀。

而且少女背的时候拿手悄悄掂量了一下江也的书包。

轻的离谱!

里面像是一本书都没有装!

江也听到贺文瑞的话,反而故作高深的摇了摇头,却在那里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因为知识就是重量。”

贺文瑞闻言哈哈大笑。

神一般的“知识就是重量”不是“知识就是力量”么,不过这个形容到也贴切。

黝黑的脸笑起来露出一排闪亮的大白牙。

女孩在旁边也配合着笑了几声。

贺文瑞刚才就少年有个女生,走到跟前,看了一眼,不认识,又看了几眼,还是很面生,心里有些犹豫,却纠结的没开口。

少女察觉到他的目光,甜甜的笑了,一双圆溜溜的杏眼弯成月亮,向他招了招白嫩的小手,开始自我介绍。

“你好,我是江也的朋友,我叫沈星絮。”

声音软软甜甜,就像是一颗大白兔奶糖,她又剪的一个蘑菇头,霎是可爱。

贺文瑞感觉心都被击中了,有些结巴了,话都说不利索,不好意思的拿右手挠了挠自己的脑袋,笑了,露出两排大白牙。

“嘿嘿,你…你你好,我是江也的朋友,我叫贺文瑞。”

江也看着贺文瑞笑的如同痴汉般的脸,直接一个健步走到他俩中间,挡住贺文瑞的视线,浅褐色的瞳孔盯着贺文瑞,莫名有些得意,嘴角都上扬了。

“介绍一下,我女鹅。”

“女鹅”那两个字江也咬的重,有些炫耀的意味。

像是在说,我有女鹅,你没有,气不气!

贺文瑞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终于见到了这个传说中的“女鹅”。

“女鹅”可真是说来话长,这个还是贺文瑞后来从江也的初中朋友那里打听到的。

在江也的生日宴会上,这个醉酒的人抱着人家女孩的大腿痛哭流涕了一晚上,喝醉了酒,话说的含含糊糊听不真切。

后来,大家实在看不下去了,想把女孩解救出来,没想到江也看起来瘦弱,力气却大的很,一堆人费了半天劲才把江也拉开。

谁料他哭的更惨了,像是有人从他怀里抢走了什么珍贵鹅东西,声泪俱下。

用八个字来形容就是“属引凄异,哀转久绝”。

断断续续的说着,这次大家才清楚他说的话。

“别拽我!女鹅!我的……女鹅!”

因为他喝醉了酒,“女儿”这两个字喊的也不标准,听起来是“女鹅”。

大家集体沉默了一会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不约而同的笑的乐不可支,强忍着笑意安抚他。

等到第二天,酒醒了,大家都喊江也“女鹅”,有几个人的当着江也的面反复播放那段视频,反复鞭尸。

没想到当事人江也倒是很淡定,仿佛什么都没发生,反而顺理成章的厚着脸皮开始“女鹅女鹅”的喊那个女生。

贺文瑞避开江也,走到沈星絮的旁边,像是想到了什么十分疑惑。

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碰到她,有些好奇问道。

“沈…星絮,是吧?你不是5班的么?咋走这条路啊?”

他们这一届很奇怪,所有班不是在一起,而是分成两部分。

单数班在旧教学楼,背靠前门,双数班在新教学楼,挨着后门,遥遥相望。

导致他们刚开学还有一段话广为流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1班与2班的距离,一个在前门,一个在后门。】

所以单数班的人一般都不会走这条路,因为这里比较偏僻,而且只有一条路而且路又窄又长,中间也没有什么岔路口。

这也就是为什么贺文瑞明明和沈星絮是一个学校的,又那么好奇,却偏偏没见过面的原因。

“啊,因为我分到你们2班了啊。”

沈星絮语气轻快的解释。

贺文瑞一下子也明白了,高二文理分班,想来她是选了理科,自己有些后悔,当时没仔细看班群里发的新名单。

他的眼神在江也和沈星絮之间流转,总觉得江也对沈星絮的感情不一般。

当初听着江也说他女鹅,大家缠着他要照片啥的,他都不着痕迹的挡了回去,保护的很好!

就比如今天,开学第一天。

江也专门陪着她上学,在他这个男生看来,是有要给她撑腰的意思。

三个人一起走着。

贺文瑞本人十分自来熟,除却刚开始的尴尬,很自然的同沈星絮聊了起来,就连往常一向话多的江也都插不上话。

江也觉得自己被排挤了,心里难受的很,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邪恶”的念头。

好不容易找了一个缝隙,冷不丁插了一句,“贺文瑞。”

贺文瑞闻言看向江也,江也却笑了。

但是贺文瑞看着笑的比女人还好看的江也只觉得后背发凉,心里顿感不妙。

他这个表情,指不定憋着什么坏主意。

只见江也缓缓开口,模仿着记忆里班主任的语气。

“你暑假作业写完了?”

贺文瑞一怔,仿佛听到了来自‘地狱’的声音,整个人像是被从头到下泼了一盆冷水,骨子里都发冷。

糟糕!糟糕!糟糕!

怎么把这件事情给忘了!

他今天之所以来的这么早就是为了赶紧去班里把作业抄完。

闻言,连忙说了几声抱歉,火急火燎的离开了。

上一篇:扒下湿润的亵裤:紧致娇嫩含不住h宿舍学校
下一篇:女警卧底屈辱的跪在双腿/太大了,太深了,撑爆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