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 书房 娇喘&少妇撅着雪白的肉臀

admin136 16 2022-10-04 17:27:39

凤祈大陆。

寒冬腊月,岁暮天寒。

剧烈的疼痛让司楠姝从昏迷中惊醒,可渐渐恢复意识时,耳畔却传来一阵讥讽的谈话声。

“真没想到大小姐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若我是她,早就无地自容,跳入那荷花池去了。”

“她好歹是司家的嫡女,居然行窃。若是传出去,我们司府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可你们说,如今还有什么是大小姐做不出来的?行窃之事在未婚产子之前可不值一提。这等有辱门楣之事,出了她,还有谁能做得出来?”

“……”

司楠姝皱着眉艰难地睁开了眼,脑海里传来的剧痛让她难以分辨眼前的是什么人。

小说

可当她看清了眼前的人时,竟是一伙穿着布衣,手里提着草篮的老婆子。

女子拧眉不解,她乃21世纪古武世家第一掌权人,正在悬崖边上绞杀家族叛徒,可如今怎的到了这让她让她感到陌生的地方。

司楠姝支撑着自己站起身,见她有了精神,一旁的老婆子眸光一狠,暗暗靠近司楠姝,准备将她推倒在地。

其余一众人一副看好戏的姿态,反正她不过是一个废物,哪里会反抗。

老婆子的毒手缓缓伸向了她,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司楠姝会被再次推到时,却听到老婆子一声惨叫,旋即被人给狠狠踢飞出去,狠狠地砸在了墙上。

她们回过神时,只见她嘴角染着血迹,脸色难看,痛苦不堪地捂着腹部趴在倒在墙角。

司楠姝双眸染着冷意,寒芒展露,让人不由得后背发冷。惨白的面色透着病态的微凉,分明是一副将死之人的面相,可眼下却宛如来索命的厉鬼。

“再往前一步,我今日让你们全都死在这里。”

司楠姝冷冷出声,漆黑不见底的眼眸带着深冷的警告。

几个老婆子心里一咯噔,俨然被眼前的变故给吓傻了将军府中的人哪怕是一个小厮,也有灵根,会灵术。可这废物之躯的司楠姝竟然能反抗。

以往那弱如扶病的病秧子如今怎的变了一个人一般,她明明就是一个废物之躯,连灵根都没有。究竟哪里来的力气和武力,能踢飞一个人。

司楠姝冷声呵斥,可下一刻脑海里却涌入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

这具身子的主人乃是丞相家的嫡大小姐司楠姝,可四年前被庶妹和姨娘所陷害,灵根被毁,成了将军府的一大废物,甚至是整个北黎国的笑柄。

怀了一个不知何人的孩子,如今孩子已经三岁半。

这些年她在司家过得并不好,被庶妹姨娘欺压,就连下人也不待见。

她有一个亲妹妹,一位被人陷害派遣南下的哥哥。亲妹一岁便被府中掌权的林姨娘所抚养,可却不知下落。

府中任何一个人都能欺压她,她日日过得如履薄冰。可这位司大小姐虽过得窝囊,却颇为讨厌她所生下的孩子,每每不如意时便对其拳打脚踢,丝毫不留情。

然而她却被下人欺压打骂了三日,最终撑不过去离了世。

司楠姝冷笑,觉得讽刺。

她好歹是一个嫡女,却过得这么窝囊。可既然她来了,便会为她报仇,还她这具身子的恩情。

她活动一番筋骨,这具身子实在太弱了,在这个地方,若是不会灵术,日后只会让人踩在脚下。

不远处传来一阵响动,司楠姝偏过眸子,一个瘦小的孩童手心里正拿着一个小小的棍棒害怕地躲在树后,正探着脑袋朝着她的方向看。

她皱眉,小家伙的身影和记忆中的某个身影重合。

眼前之人便是司大小姐生下的那个孩子,名为司莞儿,是个女儿。 她的女儿也被人陷害没了灵根,和她一样,是府中人人讨厌的废物。

“大小姐,你怎的能打人?我这就告诉夫人去!”

老婆子搀扶那被嘴角流血的人,指着司楠姝趾高气扬叫嚣。

“以下犯上,欺凌主子,杖毙也不为过。既然要见林姨娘,尽管去请便是。”

司楠姝淡漠回了一声,寒冽的眸子瞥过几人,一股冷意袭来。

几人面面相觑,让竟这般狂妄,敢唤夫人为‘姨娘’,看来她今日是不想继续待在丞相府了。

司楠姝走到躲在树后面的孩童跟前,朝她伸出了自己的手。

司莞儿怯生生看着眼前的人,软糯糯的小奶音透着一抹害怕。

“娘……娘亲。”

还挺清澈如小鹿般的眼神里带着一丝对司楠姝的期待,她觉得眼前的娘亲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莞儿,和娘亲回院子。”

她主动牵上了司莞儿的后,小家伙瘦弱的身子看着一阵风便能吹走。

司楠姝干脆将她给抱了起来,朝着她们的院子里走去。

“娘亲?”

小家伙不敢置信地看着抱着自己的女人,以往的娘亲十分厌恶她,多看她一眼都不愿意。

可如今的娘亲不仅没有打她,甚至还愿意主动抱她。

她害怕这是一场梦,小家伙紧紧抱住可司楠姝的脖颈,生怕她将自己给扔出去。

察觉到她的小心翼翼,司楠姝眸中划过一抹复杂。

怀里的小家伙宛如不信任人类的幼兽一般对她小心试探,生怕被人抛弃。

对于这样的人儿,她竟心生怜悯。

……

司楠姝打了人的事情传到了他们口中的‘夫人’耳中。

一身华服的林宝月重重合上太子送来的请柬,眸中划过一抹狠厉。

“好一个司楠姝,倒是忘了谁才是这府中的女主人了。作死!”

说罢,方才被打的嬷嬷捂着脸一个劲地点头附和:“夫人您不知道,那小贱蹄子除了打人之外,还说您是……府中的姨娘。根本不配做这个家的主人。还有诸多难听的词汇,老奴便不说了,怕夫人听了耳朵不干净。”

她的一番添油加醋的话彻底让林宝月燃起了怒意。

她向来最痛恨旁人说她的身份。

“走!去晚宁阁瞧瞧。这小贱蹄子莫不是还翻天了不成。”

林宝月被气得双肩发抖,气不打一处来。

扭着步子便带着众人气势汹汹朝着司楠姝的院子里赶。

她今日倒是要看看,她司楠姝还反了不成?

一刻钟后,林宝月召集了几个灵术不俗的壮汉一道前去司楠姝的院子,命人粗鲁地踢开了她院中的门。

可让她错愕的是,进了院子后,但见一道身影正站在她的面前等着她。

那个样子,似乎有备而来。

女子身上已然挂了彩,精致的脸上带着几缕血迹。羽睫下的一双美眸正凌冽地盯着她,彷如回来和她索命的修罗。

林宝月看着曾经被她陷害废了灵根的司楠姝,心里不自觉打了个寒颤。

她总觉得眼前的司楠姝变了一个人。 


上一篇:顶弄白嫩少妇雪艳娇@交缠激烈h
下一篇:乖乖宝贝让我爽一下H-办公室激情娇喘嗯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