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敏乡下婬荡婚礼的小说 老师放2个跳d放在里面上课作文

admin136 13 2022-08-10 16:01:53

随后又不断浮现在戴伟在他面前单纯可爱的样子。


    南笙痛苦地双手抱头,努力地晃着头,想要将脑袋中的画面甩去。


    此时南笙的内心无比痛苦,为什么总是要做这种痛苦的选择,而每次承受痛苦的人又不是我,都是我最在意的人,为什么?!到底该怎么办,怎么办呀?!


    剧烈的锥心之痛,又一次折磨着南笙。


    南笙跪倒在戴伟的病床边,她使劲地咬着自己的嘴唇,不让自己发出痛苦的呻吟,生怕吵醒戴伟。


    鲜血因为南笙的牙齿咯破了下唇而从南笙的嘴中流出,她极力地忍耐着锥心之痛。


    过了好一会儿,锥心之痛慢慢消除,南笙手捂胸口,慢慢地站起。


    南笙深情地看着戴伟:“戴伟,我亏欠你的实在太多了,你放心,我既然说过要救你,我一定会做到的,你等我……”


    南笙起身,表情恢复阴冷,迅速画出传送阵,人瞬间消失。


    野外荒郊,火焰慢慢熄灭,现场只留下了燃烧后的灰烬。


    周鹤鸣跪在灰烬堆边,伤心地还在哭着。


    江离上前劝说:“哥,我们回去吧。”


    周鹤鸣强忍着痛苦站起身,几人准备离开……


    一道亮光闪烁过后,南笙出现在几人的面前。


    周鹤鸣看到南笙,立刻露出了仇恨的目光。


    江离看到南笙,短暂的意外后,恢复平静,神情也表现的十分冷漠。


    周荣成和赵磊都是表情紧张,赵磊更是拿起了手中的武器,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南笙默然地看周鹤鸣,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诚恳地开口:“周先生……不,云先生,我今天是有事来恳求你帮忙。”


    周鹤鸣冷笑:“你是超能交易所的老板,还有什么事是你做不到的,还需要来求我?想要抓我去向吉特邀功,就动手吧?!”


    南笙认真地恳求着:“不,我是真的有事要求你帮忙,现在有一个年轻人,得了重病就要死了,唯有你们云族人的医术,可以救他的性命,我求你救救他可以吗?!”


    周鹤鸣听到南笙说出她的来意,脸色微微缓和:“哦,这个人是谁?!”


    南笙丝毫没有掩饰,回应着:“是戴伟。”


    江离听到戴伟的名字,脸色立刻变了,疑惑地询问着:“他刚刚不是还活蹦乱跳的演戏嘛,现在得重病要死了?!”


    周鹤鸣对南笙充满了怀疑,冷哼了一声:“南笙,你到底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南笙着急地:“我说的都是真话,南笙一生,从不骗人,真的是戴伟得了重病,但我又无法通过交易来救他的命,才不得不来恳求你们。你们云族一向以济世救人为己任,你们一定要救救戴伟。”


    周鹤鸣和江离对视一眼,江离看着周鹤鸣点了点头,低声:“南笙的确是很重承诺,不会骗人,也许戴伟真的是有问题了。”


    周鹤鸣的脸色稍有缓和,看着南笙:“好,你告诉我,戴伟在哪里?!”


    南笙欣喜地感激着周鹤鸣:“你真的肯救他?真的太好了,太谢谢了,他现在就在医院,随时都有危险,求你现在就跟我去吧。”


    周鹤鸣看看江离等人,转对南笙点了点头:“好,我现在就跟你去救他。”


    戴伟依然处于沉睡中,周鹤鸣等人围拢在戴伟的病床边。


    周鹤鸣的眼睛里放射着光芒,仔细地查看着戴伟。


    南笙担心地看着周鹤鸣。


    周鹤鸣检查完毕,脸色严肃地:“的确病的很重。”


    南笙着急地询问着:“有把握救好他吗?!”


    周鹤鸣回应着:“我尽力试试,小弟,你们都到外面等我,替我守护,不要让外人打扰我。”


    江离点头,示意周荣成和赵磊先离开。


    南笙感激地看着周鹤鸣道谢:“拜托了。”


    南笙说完之后,也跟随着江离一起走了出去。


    周鹤鸣看着戴伟,运起超能,白色的圣洁光芒笼罩了他和戴伟……


    走廊里,江离故意地走到一边,背过身看着窗外,不去看南笙。南笙拒绝自己,又不惜一切要救戴伟,实在是让他心里别扭,也不知道该跟南笙说什么才好。


    南笙有些尴尬地看着江离的背影,有心上前解释,可看着江离冷漠的样子,又没法主动开口,只能也背转身回避着江离。


    周荣成看着二人,短暂地迟疑后,示意赵磊去陪江离,然后缓步走到了南笙身边,低声地:“聊几句?”


    南笙诧异地回身看着周荣成,不明白他找自己要聊什么。可她看到了周荣成眼中的真诚,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


 文学

    江离看着南笙和周荣成一起走出,微感诧异,有心跟上。


    赵磊向他摇头示意,江离停下了脚步,但看着南笙远去的背影,依然是难掩的关切。


    南笙和周荣成走在医院的花园中。


    周荣成开门见山地:“看来你现在已经慢慢忘记了吕志文,爱上江离了,对吗?”


    南笙似乎没想到周荣成会问得如此直接,转头回避着:“你找我出来就是为了问这个?”


    周荣成看着南笙,态度认真地:“二少爷回来这段日子,我认真地观察过他。我看得出他有多在意你,对你有多用情,我也亲眼看到了他所承受的所有煎熬。”


    “同样的,我和鹤鸣之间也承受了这样的煎熬,我不希望这样的痛苦,继续在你和江离之间上演,如果你爱江离,是该你做出决定的时候了。”


    南笙回避着周荣成:“我做什么决定?我是超能交易所的老板,江离是云族人。你们云族的覆灭有我的原因,我和你们有血海深仇,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你觉得我,鹤鸣还有江离,谁真正的恨过你?这件事背后的元凶是谁,我们都很清楚。我们都没有纠结,你又何必非要把左右责任都往自己身上揽?”


    “对于你的身份和过去,江离从来没有在意过这些,他是从心底的爱你,为什么你不能放下过去的这些东西,好好的去爱他呢?!”


    南笙看着周荣成,略带哀怨地:“放下,很多事情又岂是我想放下就能放下的?!而且,你看现在江离的态度,他已经开始把我当成敌人了。”


    周荣成轻轻摇了摇头:“你和江离在一起那么久,他的脾气你还不清楚?他那是把你当敌人吗?更多的是对你关心戴伟的嫉妒好吗?“在这之前,你对他有了那么多的刺激,他不是也一直坚持着没有改变嘛?”


    周荣成语重心长地劝说着:“我也理解,你为何如此对待江离,是吉特对你的束缚。可你真的可以跟鹤鸣、江离还有我们联手一起对付他,我相信,我只要我们大家一起努力,是有希望战胜他的,只要击败了吉特,你和江离之间也就不会再有任何障碍,可以幸福开心的在一起,这样不好吗?!”


    南笙看着周荣成,又一次陷入了江离对他劝说时的纠结犹豫中,迟疑着没有马上回应……


    医院病房里,周鹤鸣努力地加强功力,身上的白光越来越强,将戴伟完全笼罩。


    突然,白光猛地消失,周鹤鸣大叫一声,吐出一口鲜血,瘫倒在地。


    戴伟躺在床上,还是继续昏迷,完全没有清醒的迹象。


    江离听到周鹤鸣的叫声,迅速转身冲向病房,赵磊也一起跟上。


    医院花园中,周荣成也听到周鹤鸣的叫声,也紧张地迅速转身疾跑,南笙也跟了上去。


    江离冲入病房,搀扶起倒在地上的周鹤鸣,他的前胸已经被自己吐出的鲜血殷红。


    江离着急地呼喊着:“哥,哥……”


    周鹤鸣悠悠醒转,向江离轻轻摇头。


    南笙也冲了进来,先是紧张的看了床上的戴伟一眼,随后也关切地看着周鹤鸣:“怎么样?”


    周鹤鸣无奈地:“我已经尽力了,但似乎有一股力量阻拦着我的超能,始终无法去触碰到戴伟的患处……”


    南笙听到这句话一下愣住,随后她明白了一切,神情也黯然了下来。


    这一切就和当初云组人无法救治吕志文是一模一样的,必定是吉特又做了手脚。


    南笙无奈地向周鹤鸣致谢:“我知道了,让你费心了,云先生,真心谢谢。”


    周鹤鸣摆手:“救助地球的人类,这本来就是我云族人的责任,你不必介怀。”


    江离和周荣成将周鹤鸣搀扶着站起。


    周鹤鸣歉意地看着南笙:“没帮上你的忙,抱歉。先告辞了。”


    南笙依然保持着感激:“您已经尽力,我明白的,请回去好好休养身体。”


    江离和周荣成搀扶着周鹤鸣走了出去。


上一篇:纯肉百合放荡H文/饥渴少妇高潮喷水小说
下一篇:嗯…啊 摸 湿 内裤 gl文/全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