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审审厨房激情性事&椅子一前一后都有一个木棒

admin136 16 2022-08-10 15:54:24

这些公司企业对于钢材的需求量高达一季度五十万吨!


    也就是说,利雪炫只需要松松指头缝,从指缝里露出一些钢材出来丢给这些小企业,这些小企业就会跟狗一样争着抢食!


    ……


    最近香港的天气状况不是很好,暴雨阵阵,对于那些挣扎在生死边缘的小企业来说,又是一个艰难的日子。


    此刻,外面暴雨如注,怒雷如潮。


    九龙半岛酒店,五层会议室内却完不受暴雨影响,坐在会议桌前的三十几名华商一个个气愤不已,脸上挂满怒色。


    这次会议不是华商总会主动召开的,而是霍大佬接听一个电话后,这才打电话给众人,告诉大家今天有重要事情要商议。


    等到众人赶到会议室之后才明白,今天的会议是香港钢铁联盟协会主张召开,目的竟然是要与大家一起商讨“再次把钢材价格提高至六百块一吨!”


    “利雪炫他们这样做是要逼死我们!钢材价格已经高不可攀,很多小企业纷纷倒闭!现在他们再次提价,简直是无耻至极!”


    “是啊,做生意也要有个限度!这钢材一直提价不断,不但阻碍了香港经济发展,也让我们众多做生意的陷入困境!”


    两名华商会员忍不住发言道。


    霍大佬端坐在首位,没有吭声。


    旁边,一人起身说道:“话虽如此,我们现在没有筹码,怎么和人家讲价?另外我听说最近以利雪炫为首的钢铁联盟又吞了一大批海外来的钢材,这分明就是要把全部钢材掌控在他们手中,不给我们一点讲价机会!”


    “是啊,人家财大气粗,可以囤货居奇,我们又能怎么做?”


    又有几名华商会员唉声叹气,只能埋怨自己没本事。


    突然----


    砰地一声,有人拍案而起!


    众人看去,却是在香江素有火爆脾气著称的实业家雷绝坤!


    雷绝坤号称九龙巴士大王,旗下拥有九龙巴士站,除此之外他也是大名鼎鼎的娱乐大亨,拥有丽的院线等电影院。


    此刻雷绝坤之所以暴怒,是因为利雪炫对钢材的垄断业已影响到他的生意!


    要知道,九龙巴士最近正在整改,除了翻新新站台之外,还要铺架新式电轨,这些都需要钢材原料。


    不同于其他公司企业,雷绝坤从一开始就没有存储钢材这种原材料,毕竟铺新轨和翻新站台也不是常有的事情,就是这么一闪忽,重新计算造价竟然高出五百万!


    五百万可不是个小数目,这让雷绝坤头痛不已。


    如果不做,那么今年的新计划就会彻底泡汤,更影响明年对交通拍照的竞争。要知道,那些鬼佬资本家找对他的九龙巴士虎视眈眈,数次贬斥他的路线陈旧逼仄。


    如果做了,就要多花费五百万,如此以来一年的盈利都要被这五百万拖垮,甚至大打折扣,影响整个集团运作。


    “钢铁联盟欺人太甚!如果再让他们为所欲为下去,我们这些人哪里还有立足之地?”雷绝坤大发雷霆。


    “是啊,我们大家都是华人,何必如此苦苦相逼?”有人附和道。


    “我们大家不如揭竿而起!”


    “对!揭竿而起!”


    “抗议垄断!”


    “对!抗议垄断!”


    人声鼎沸,群雄激荡。


    就在这时----


    “边个要揭竿而起?边个又要抗议垄断?”随着一声娇叱,只见利雪炫在保镖牛雄的保护下耀武扬威地从会议室外面走进来。


    随着利雪炫等人出现,原本吵闹的现场安静下来,所有人朝利雪炫怒目而视。


    “利小姐,名人不说暗话!你们钢铁联盟联手做生意,这个没问题!垄断钢材,提高价格,这就有些过分了!”雷绝坤虎目圆睁,一双眼睛此时闪着焦虑愤怒的光,拍着桌面朝利雪炫叫道。


    其他几名华商见到有人先开口,马上也都脸色忿忿的朝表情冷艳的利雪炫发难!


    “是啊,你们钢铁联盟搵钱可以,但也要适可而止!”


    “不断提高钢材价格,还让我们怎么做生意?”


    大家七嘴八舌,纷纷指责利雪炫等人,话他们做生意不择手段,让大家陷入困境。


    利雪炫面对长枪短炮般指责,径直走到桌子旁,二话不说,抓起桌子上茶杯狠狠摔在地上!


    砰地一声!


    杯子爆裂!


    所有人立马噤声,全都瞪大眼看着她。


 文学

    连保镖牛雄也吓了一跳,不明白这位利大小姐又在发什么疯。


    “呐,我耳朵很好的,没有聋!你们讲乜我都能听到!所以你们不必这么大声,也不必这么多人一起吵闹!”利雪炫眼神冰冷环视一周。


    那些大声嚷嚷的竟然不敢同她眼神对视,唯有雷绝坤依旧霸气绝伦。


    “利雪炫,你讲乜鬼呀?觉得我们在无理取闹,还是以为我们在讲笑?!做生意也要讲个原则,像你这样无法无天,难道就不把我们华商总会放在眼里?”雷绝坤瞪着眼睛,朝利雪炫回击道。


    “你们不断提高钢材价格,现在好了,搞得香江一片大乱,钱冇的赚,很多人连饭都食不饱!边个来为此买单?!”


    利雪炫笑了,咯咯地笑了,猛地目光一凛:“买单?你讲乜呀?到底是做生意,还是过家家?做生意有赚有赔,天经地义!赚不到钱,食不饱饭,那是你笨,怨得了谁?”


    “还有,我们提高钢材价格也是逼不得已!市场经济,自由竞争,大家心里有数的!”利雪炫扫视一圈众人,目光落到一直没开口的霍大佬身上,“我本人很尊重华商总会,也很尊重霍大佬,以及各位会员,不过我想要提醒各位一句,钢材价格不是我定的,是由市场定的!这次提高到一吨六百块,也不是我说了算,而是市场说了算!”


    现场一阵骚动!


    钢材价格当真提高到六百块,还让那些小企业怎么活?!也不知道又有多少人为此要跳楼!


    “大家静一静。”霍大佬终于开口了。


    所有人都把目光看向他,这是他们唯一的希望了,就连雷绝坤眼神中也露出一丝希冀。


    霍大佬睁开眸子,露出一丝精光望向利雪炫道:“今天我不想同你讲乜市场经济,这种高深知识我不懂,我只知道,钱赚不完,人情却亏得完!”


    利雪炫瞥了他一眼,抽动一下嘴角,冷笑:“人情?我从泰国来,同你们边个有人情?你们边个和我是朋友,是亲戚?既然不是,大家又何必惺惺作态,讲钱咯!”


    现场,鸦雀无声!


    谁也没想到这个利雪炫连霍大佬的面子都不给,竟然敢当着众人的面儿,讲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来。


    霍大佬,怒了!


    他纵横香江这么多年,还从来没人敢这样同自己讲话!


    就在霍大佬快要发飙时----


    咚咚咚!


    有人敲门!


    一个洪亮的声音道:“唔好意思,我有没有来晚?”


    随着门外声音响起,披着风衣外套的石志坚,带着自己的御用律师梁有才,以及保镖陈辉敏气势如虹地从会议室外面走了进来。


    会议室内众人一片哗然,要知道石志坚可是这次钢材大战的“始作俑者”,要不是他一人单挑钢铁联盟,钢铁联盟也不会肆无忌惮地疯狂涨价。


    霍大佬看到石志坚突然冒出来,眼皮跳了跳,望向石志坚。


    石志坚恰好也朝他看来,还竖起三根指头,意思是三天!


    霍大佬记起来了,好像自己上次给了他期限,现在刚好三天!

上一篇:浓精受孕性奴老师@啊…做错一题捅一下作文小说
下一篇:巨肉黄暴辣文高H文-班级的公共玩具小诗小时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