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烈呻吟娇喘声-秘书办公桌下口舌服务

admin136 24 2022-08-10 16:55:47

身后还跟着两个荷枪实弹的水手。

  宁蕾瞥了他一眼没有搭理他,而沐雪则把冰冷的目光投到了老彼得的身上。

  不知道为什么,一和沐雪的眼光接触,老彼得就感到自己的咽喉心口等等这些要害的部位没来由地感到一阵阵地发凉。

  他强自镇定地来了一句:“我也是出于关心船上的贵宾而已,要是到了明天晚上那位顾晓乐先生还不能回到船上的话,我们重生号可是不等人的啊!”

  宁蕾实在有些受不了他的阴阳怪气了,愤恨地说道:

  “你放心!要是顾晓乐不回来,我们三个也不会留在这艘船上的!”

  老彼得一听这话,连忙满脸赔笑地说道:

  “我可不是要赶三位美女走啊!其实这船上庄重富有的绅士还是蛮多的,要是顾晓乐不回来三位完全可以在重生号上找到更好的归宿啊!”

  “滚!”一直没说话的沐雪口中仅仅吐出了一个字。

  但这句掷地有声的话,不知为什么居然让老彼得打了一个冷战!

  这老家伙冷冷地一笑随即说道:“那好!我就祝三位美女好运喽!”

  ……

  此时在重生号最高的那层甲板房间里,坐在床头的老头子拿起手头报话机问道:

  “马尔多福吗?那个顾晓乐还没有回来?”

  “是的,父亲!我估计这家伙恐怕是遇到什么麻烦应该是回不来了!”报话机的那端传来马尔多福幸灾乐祸的回答。

  老头子沉默了一下又问道:“那阿尔法呢?”

  好一会儿对面才回答道:“也,也还没有回来!”

  老头子点了点头随即关上了报话机,把目光投向已经泛起鱼肚白的天边喃喃自语着说道:

  “难不成阿尔法折在这个人的手里了?”

  ……

  时间又过去了近半个小时,就在天马上要大亮的时候,码头上晃晃悠悠地走过来一个人。

  眼尖的宁蕾连忙大声喊道:

  “是他!是顾晓乐!”

  她的喊声马上引起爱丽达和沐雪的注意,两个人朝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在几百米远的码头大路上顾晓乐正一个人蹒跚地走来!

  宁蕾她们三个连忙兴奋地冲下甲板想要去迎接他,但是这时那个讨厌的老彼得又出现了,他把手一伸地挡住去路说道:

  “对不起,根据重生号上的规矩,凡是没有在船上过夜的乘客一律需要先经过搜查以后才能上船!在这之前,任何人都不可以私下和他们接触!”

  “什么?还有这种规矩?我们之前怎么从来没听说过?”爱丽达一愣马上问道。

  老彼得一脸无奈笑着说道:“对不起了三位,这是刚刚一分钟前马尔多福船长告诉我的规矩,几位要是不信的话可以马上找船长核实一下!”

  就在这时,顾晓乐已经来到重生号的舷梯前,但也马上被两个拿着武器的水手伸手拦住。

  老彼得来到他面前,闻到他一身的酒味,于是笑着说道:“顾晓乐先生,看起来您这一夜玩的很尽兴啊!”

  顾晓乐睡眼朦松地看了他一眼说道:

  “还好吧,这岛上酒吧里的小妞很不错!所以多喝了几杯结果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咦?你们拦着我干嘛?难道我在外面睡了一夜就不能上船了!”

  老彼得连连摇头地说道:

  “不!不!不!您误会了,您是我们重生号上的贵宾哪有不让您上船的道理,只是按照刚刚船长下达的命令。任何在外面过夜的人都必须经过检查身体才能重新上船!”

  “检查身体?”顾晓乐一愣,随即吐出一口酒气说道:“检查就就检查!”

  说着平着伸出双手一幅“你们随便检查的意思”!

  老彼得使了一个眼色,两旁马上过来两个水手开始对着顾晓乐仔仔细细地检查了起来……

  顾晓乐在船下面被搜查,上面的宁蕾爱丽达她们可有点慌了。

  因为她们很清楚,顾晓乐这一次出去是为了完成任务来换取黄金的啊!、

  这要是黄金被他们搜出来岂不是麻烦了?

  不过就在她们惴惴不安的心情中,那两个水手已经把顾晓乐里里外外都搜了一个遍,也没有任何特殊的发现。

  最后老彼得只得失望地摆了摆手让顾晓乐上船。

  顾晓乐刚刚一上甲板,三个女孩子就都围了过来。

  宁蕾有些按奈不住地问道:

  “怎么?遇到麻烦了?任务不顺利?”

  顾晓乐一摆手示意大家回去再说,于是四个人轻车熟路地回到了自己位于四层的船舱里。

  在锁好了房间的大门之后,顾晓乐长出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并解开自己的外衣扔给了一旁的宁蕾。

  “干嘛?衣服脏了就这么随便乱扔啊?要人家帮你洗,也多说一句话啊!”宁蕾半嗔怒地说道。

  顾晓乐被这位大小姐的脑回路气得笑着说道:“洗什么啊!我把衣服给你,是让你看上面的徽章!”

  “徽章?”宁蕾这才注意到不知道什么时候顾晓乐的这件上衣的袖子上忽然多出来了一枚臂章。

  那枚臂章金光灿灿的看起来应该是做了镀金的处理。

  宁蕾把徽章在手里掂了掂问道:“嚯!这臂章挺有分量的!等等!那个古斯玛答应你事成之后给你1500克黄金的?不会说的就是这枚臂章吧?”

  一听这话,爱丽达也连忙用手称了称臂章说道:“这臂章虽然挺重,但是也就十多克最多了!怎么也不可能有1500克啊!”

  顾晓乐一笑说道:

  “你们两个的疑问确实有点道理,这枚臂章也确实是这次任务的奖励,只不过这是那1500克黄金已经被我变成了贤者之石后模样了!”

  “这就是贤者之石?”

  顾晓乐这句话让三个女孩子不得不重新打量起了这块金光闪闪的臂章。

  这臂章虽然挺有光泽的,但是和真正黄金的光泽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至于顾晓乐说的什么贤者之石,她们就更是如坠云里雾里了。

  顾晓乐长出了一口气继续和她们解释道:

  “寄生在我脑袋里的那个高等文明,他们可以利用生物自身分泌的体液改变黄金的金属特性,整整1500千克的黄金在接触过这种液体后分子间距就会迅速变小,而且更神奇的是它还会改变黄金本身的质量。

  所以最终这次任务获得1500克黄金就变成了这种可以用来驱动传送装置的贤者之石了!”

  宁蕾挠了挠脑袋说道:“道理我懂,但是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贤者之石会变成臂章呢?”

  顾晓乐无奈地苦笑了一下说道:“他完全可以通过这种液体来让贤者之石变成任意他能想象出来的形状或是花纹,变个容易掩人耳目的臂章还不是小意思!”

  他们几个正说着呢,忽然站在一旁一直没说话的小丫头沐雪突然手指着顾晓乐脱下衣服露出来的后背说道:

  “你?你受伤了?”

  这时宁蕾和爱丽达也才注意到,顾晓乐的一个肩胛骨上有一道明显的淤青。

  “小意思!想要完成任务受点轻伤不算什么!”

  尽管顾晓乐是这么说,但是宁蕾和爱丽达哪里能干啊?

  几个人连忙从房间里找出药箱开始给顾晓乐忙着涂药,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有节奏的敲门声忽然响起:

  “顾晓乐先生在吗?我是卡莱尔!有点事情想找你一下!”

 文学

“卡莱尔怎么来了?”

  房间里的三个女孩子都奇怪地看向顾晓乐,当然后者也是一脸的懵逼。

  打开房门后,果然是一袭红裙的卡莱尔站在走廊里,嘴角依然带着那种盛气凌人的微笑。

  顾晓乐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卡莱尔点了点头走了进去,一进门就看到宁蕾等三个女人的奇怪眼神……

  不过自带气场的卡莱尔对着她们三个微微一笑,随即颇为优雅地坐到了沙发上。

  最终还是爱丽达礼貌地首先问道:“卡莱尔小姐,您作为重生号上的高级管理人员突然来访,请问是有事吧?”

  卡莱尔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瞟了一眼旁边的顾晓乐说道:

  “顾先生,听说您昨天晚上在酒吧里喝酒整整一夜都没回来?”

  顾晓乐面色一窘地回应道:

  “哎……在岛上遇到了几个很谈得来的朋友,所以就多喝了几杯,结果就迷迷糊糊地睡过了……”

  “谈得来的朋友?”卡莱尔的眉毛跳动了几下后不动声色地问道:

  “您方便透露这几个人朋友的名字吗?”

  她的这种态度马上让一直对她心里有火的宁蕾不高兴了:

  “怎么?我们作为重生号上的乘客和谁交往还必须要经过你们的审核和同意吗?”

  卡莱尔微微扭了一下头打量了一下宁蕾,淡淡地说道:

  “没错!作为这片海域唯一可以给幸存者提供最后避风港的地方,我们重生号对于每一个乘客的安全都很看重!”

  说到这里,卡莱尔故意顿了一下说道:

  “因为最近堪萨斯主岛上有好多人在图谋不轨,所以我们对你们和这些本地人交往细节追究地很严格,这也是为了顾先生的安全考虑!”

  宁蕾本来还想再和她争辩几句,但是顾晓乐一摆手说道:

  “谢谢卡莱尔小姐的关心,不过昨天晚上我醉的实在是太厉害了,根本记不清那几个人的名字了,所以实在是太抱歉了!”

  似乎是早就猜到这种答案的卡莱尔点了点头,站起身说道:

  “没关系!我也只是例行公事地来问一问,您要是记不清也没关系!”

  说罢,这个卡莱尔起身走到门口,突然转回头对着一直站在角落里没说话的小丫头沐雪说道:

  “小姑娘,请你下一次看到我的时候不要有那么大的敌意!从我进入你们房间到现在,你的目光一直都没有离开我身上的几处要害,这让我很紧张啊……”

  沐雪没有回答她,只是依旧用冰冷的眼神死死盯着卡莱尔。

  对此卡莱尔只能无奈地一笑,又回头看了一眼起身相送的顾晓乐说道:

  “对了顾先生,还有一件小事儿我刚刚忘了问您了!”

  顾晓乐一愣马上说道:

  “您请讲?”

  卡莱尔脸上的笑意更浓而且压低了声音地说道:

  “不知道您昨天喝醉了的地时候有没有看到我们重生号上一个叫做阿尔法的男人啊?”

  顾晓乐心中一动,但是脸上不动声色地问道:

  “阿尔法?我从来没听说过这个名字!不过昨天晚上我睡着的时候,依稀听到岛上的狗叫得很厉害,那家伙不会那么倒霉地被狗咬了吧?”

  对此,卡莱尔居然一点没有生气地说道:

  “是吗?那太好不过了!反正我也很讨厌那个不敢在阳光下现身只能躲在阴影里的家伙!”

  ……

  送走了卡莱尔,顾晓乐回到房间洗了一个澡,然后一直睡到中午才起床。

  一起来才发现好家伙!原来三个女孩子谁都没有出去吃饭或者是逛一逛,一个个都守在他的沙发前大眼瞪小眼……

  “你们这是干嘛?我只是睡个觉而已,又不是死了!你们不用这么替我守孝吧?”

  顾晓乐的话马上引起几个女孩子的不满,宁蕾狠狠地锤了他脑袋一下说道:

  “胡说八道什么呢!刚刚我说出去吃饭,结果沐雪这丫头说什么也不肯走,没法子最后只好我一个人去餐厅去打包点吃的回来了!”

  顾晓乐一愣疑惑地问道:“怎么自助餐还可以打包的吗?”

  爱丽达笑着回应道:“我说你是睡糊涂了吗?我们现在手里面这么多的银币,还去自助餐厅吃什么啊?现在我们都是去二层船舱的单独餐厅点着吃的!”

  顾晓乐点了点头说道:“你不说我还差点忘记了,那个马尔多福还欠我们很多黄金没有兑换呢!一会儿我就去重生号上的金融中心去找他!”

  说罢,顾晓乐把宁蕾打包回来的食物风卷残云一般地一扫而空,这才打着饱嗝出了他们房间。

  尽管宁蕾和爱丽达都想跟着去,不过却被顾晓乐给留在了家里。

  顾晓乐告诉她们:现在最好还是减少抛头露面的机会,毕竟他们现在有一些众矢之的的味道。

  不过那个小丫头沐雪,却一直跟在顾晓乐的身后。

  看那个样子,不用问她也不会同意留在屋子里的。

  所以最后顾晓乐领着沐雪,两个人一路穿过四层船舱开始向甲板上走,只是来到四楼梯口那里看到那个老约翰正叼着烟斗坐在自己的门口。

  一看到顾晓乐和他身后的沐雪,老家伙如同条件反射一般地站起身微笑着说道:

  “二位贵宾是要上去吗?”

  顾晓乐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老约翰眼中的笑意更浓地说道:

  “这个时候甲板上的风比较大,两位一定要小心一些了!”

  辞别了这个老奸巨猾的家伙,顾晓乐和沐雪两个一路来到重生号的甲板上。

  这一次他们此行的目的的也就是重生号的金融中心,是位于最高层甲板一间防弹的特殊房间里,所以他们要从甲板上走过去。

  因为此时正值正午,重生号的甲板上人来人往,还有不少客人下船去岛上准备去消遣的……

  不过这时顾晓乐注意到,一辆卡车忽然停到了重生号的船前。

  紧接着一队荷枪实弹的水手押着十几个小女孩从卡车跳了下来。

  这些小姑娘普遍年纪也就在13,4岁左右,虽然一个个都是衣衫褴褛营养不良的样子,但是五官面貌都属于很清秀的样子。

  看得出,只要好好打扮一下很多都是小美人的胚子。

  只是这些还没成年的小女孩,一个个脸上都带着泪痕,甚至有几个还不时向着身后的岛上观望着,有些不太情愿上船的样子!

  不过那些水手可不和她们废话,看到哪个走不动步了马上上去就是一脚,或者拿枪托进行推搡……

  顾晓乐看到这一幕脚步不免有些慢了下来,就在这时那个阴阳怪气的二副老彼得不知道从哪里又出现了!

  “呦,这不是昨天晚上喝得大醉如泥的顾先生吗?怎么?您在心疼这些要上船的女孩子?”

  顾晓乐回头看了老彼得一眼,淡淡地问道:

  “她们这么小,上船能干嘛?”

  老彼得如数家珍地用手指着从甲板上走过的这些女孩子说道:

  “这话您可就说错了!这些女孩子里,用不了两年就会肯定出现一些大美人哦!所以,肯定会有人愿意为她们支付一大笔钱的!”

上一篇:娜娜的yin荡生涯H全文&从小含巨龙长大
下一篇:娇妻被她的学生们调教*玩弄明星美妇尤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