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乌龟想进入扇贝视频:公交车上的小诗

admin136 28 2021-11-28 20:39:19

你该不会是想让我演猪八戒吧?”

  董熹有时候都佩服公司这群导演的脑回路,他可是金像影帝、国际大导演。

  你让他去演一头猪?

  虽然演员不应该挑戏,而猪八戒也算不上反派,没有打破董熹的原则。

  但是,猪八戒这个角色实在是有些……

  就好似《少年包青天》一样,是因为观众没有先入为主的观念,才能认可董熹版本的肌肉包拯。

  但猪八戒不一样,《西游记》绝对是家喻户晓的大ip,想要重新塑造这么一个角色,难度比包拯大多了。

  “导演,你该不会是怕了吧?”乌儿善没有正面回答董熹的问题,反而反问道。

  “蛤?”董熹瞪大眼看着他。

  “我觉得身为演员就要尝试突破自己的形象,你不是在金像奖上抱怨自己以前只能演混混、流氓之类的角色,现在你有机会改变一个荧幕经典形象,我觉得应该试一试。”

  乌儿善一本正经的样子,仿佛是在为董熹考虑。

  但实际上就是激将法,当初段奕红不想演《人在囧途》,就是觉得自己的形象不适合演喜剧片。

  害怕观众笑不出来。

  然后被董熹一阵忽悠,什么优秀的演员需要突破自己的枷锁,尝试拓展戏路,基本上也是这个套路。

  现在风水轮流转,终于轮到他。

  这种情况下,董熹既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他对着乌儿善说道:“你先准备好剧本,我在考虑要不要出演。”

  “得令~”乌儿善也没有想让董熹当场签字画押,所以董熹不拒绝就是胜利。

  如果拿下董熹做为男主角,那么女主角的人选根本就不需要费心去找。

  现在的娱乐圈,除了巩利这种顶级的电影咖,想要和董熹搭戏的女演员数不胜数。

  要知道现在的董熹除了捧自己公司的女演员外,很少会和外面的女演员搭戏,搞得很多想要炒绯闻蹭热度的人,都无从下手。

  别看董熹心花花,但实际上从出道开始,跟他传出绯闻的人,不外乎巩利(蹭的)、许情(真的)两人。

  其他像是范小胖,基本上就是单方面的绯闻,观众表示不信。

  也不知道为啥,现在董熹的人设之一就是年上控,好似他更喜欢姐姐一样。

  搞得前段时间,朱圆圆还调侃他是不是当年对她有想法。

  对此董熹给予严正的否定,虽然对方是他的干姐姐,但是还真没有啥旖旎之情。

  朱圆圆对种说法表示认同,然后不知为啥就生气了。

  只能说女人心,似海深。

  接下来的日子,董熹又恢复到了加班加点拍摄的节奏。

  《13》采用的是双线叙事,主要是以董熹等人的视线进行,辅以朝堂议事以及千里驰援。

  经过这么久的努力,整个东汉的行宫以及首都洛阳的街景终于彻底搭建完成。

  剧组也将重心转移到这里,相比于战争场面的宏大,朝堂之上的争锋并不简单。

  此时的背景是汉明帝驾崩章帝继位,国家内部动荡无暇发兵支援,所以朝堂之上分为两派,一派支持发兵支援而另一派则反对。

  双方诠释利弊,剑拔弩张并不比战场上来的轻松。

  而要撑起这场戏,扮演朝臣的演员必须全是老戏骨,往哪这么一戳,气势自然就起来了。

  所以要拍这场戏,熹子邀请了不少圈内知名的演员前来配合。

  像是什么和中堂、刘罗锅、纪大烟袋、及时雨、诸葛挖掘机、司马懿等,反正只要是观众眼熟的都请了过来。

  这群人虽然不是流量明星,但也不会缺少戏拍,所以想要凑齐这群人,片酬不是最大的问题。

  档期才是,这是考验制片人能力的时候,好在熹子影视在圈内名气和声望都还行。

  所以不管关系如何,都愿意来捧个场,说不定往后还有合作的机会。

  这群老戏骨凑在一起,那气场真不是盖的,坐在监视器后面的董熹,都明显收敛了情绪。

  更别提独自一人面对这群货的靳東,做为在一群美男中得到董熹的欣赏,拿下皇位的男人。

  靳東可不单单只有脸蛋儿,他的演技同样过关,但是要看跟谁比。

  在同龄男演员之中,属于拔尖的那波人。但要和王钢之流比较?

  那真是自取其辱。

  和中堂能把一个角色演成自己的样子,真不比演猴子那个人差。

  靳東和这群人对戏,不被虐成渣都算他厉害。

  镜头中,靳東身披黄袍端坐于王座之上,此时他刚刚登基,时年十九岁。

  面孔虽然稚嫩,但已经有明君之风。

  靳東现在还不是后世那个“老干部”人设,脸蛋儿嫩生生的,演个少年天子不成问题。

  而此时,一众老戏骨扮演的文臣武将位列两旁,大殿之上寂静无声,但是气氛却十分的紧张。

  一群演员用眼神和动作,就将这幕戏的开头奠定了基础。

  虽然眼前的每个演员,单独摘出来都是独当一面的人物,但是一幕戏毕竟要分清楚主次。

  而董熹选择的“正反双方辩友”,一方是红色长袍颇为喜庆的王钢,而另一方则是绿袍拖地的唐国強。

  和中堂对抗卧龙先生,倒也是势均力敌。

  展现出来的镜头,在观众的眼中首先注意到就是穿着打扮。

  靳東的黄袍、王钢的红袍以及唐国強的绿袍,可以看做是“红绿灯”组合。

  正所谓红灯停、绿灯行、黄灯亮了等一等。

  三人的穿着打扮一方面是身份地位的体现,而另一方面则是代表着现在的观点。

  做为刚刚登基的皇帝,对于是否大费周折的派兵支援董熹,有所顾虑。

  所以是黄色的衣服。

  而代表正方的唐国強,自然是据理力争的希望朝廷派兵,所以他是绿色的衣服。

  饰演反方观点的王钢,则是一身危险的红色。

  两人身后的文臣团体也是红绿相间,整个的视觉效果十分强烈。

  而一言不发的武将团体,则是戎装素裹,同样表明自己的态度。

  看似是文臣之间的对抗,实际上却是三方人马互相制约。

  原本这种情况下,皇帝的扮演者真就是个花瓶,戏份会被无限的削弱,只需要负责衔接剧情。

  但或许是被激发了斗志,在压力下的靳東试着开始抢戏。

  他这一抢戏不要紧,瞬间就形成了连锁反应,从他身边扮演宦官冯攻开始,有一个算一个。

  纷纷给自己加戏。

  倒不是说加台词,而是从语气以及动作上入手,要不说是一群老戏骨,明白导演的底线在何处。

  在不激怒董熹的情况下,硬生生的将原本的正统辩论,演变成黑色讽刺。

  坐在监视器后面的董熹,可以说是目瞪口呆,他以往从没有遇到过这个阵仗。

  一群成名演员间的化学反应实在是妙极了,让他的思路也豁然开阔。

一部电影最忌讳什么?

 文学


  自然是整体风格前后不符,演员的实力参差不齐,化学反应糟糕。

  如果是这几种情况下,就算剧本再优秀,也展示不出来。

  所以,当演技最弱的靳東激发起众位老戏骨的反应时,董熹内心是赞叹的。

  他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很幸运,总是能够找到合适的演员。

  “众位爱卿,觉得这事该如何处置?”靳東的语气谦虚却蕴含着不容忽视的霸气。

  将一位初登皇位的天子,那种锋芒毕露但又想要装出一副听取意见的样子。

  而接下来就是文臣的争锋,按理说这时候靳東的戏份就没有了,只需要在龙椅上做皱眉思考状。

  但不敢寂寞的靳東,在征求董熹的意见后,他转换了一下正襟危坐的姿势,将体态变得随意,展现出无形的攻击性。

  符合他刚刚登基,迫切需要立威的感觉。

  最重要的是,他这么一转换姿态,就会让自己更多的出现在镜头里。

  俗称:无言的抢戏。

  就好比陈小二在春晚舞台上,跟一根电线杆子一样,直戳戳的站在哪里。

  当然,不会那么的突兀,靳東更多的还是靠着颜值,来增加观众的记忆力。

  如果下面入镜的演员,台词和表演激不起观众兴趣的话,还真容易被靳東抢戏成功。

  但很可惜,接下来入境的每一个演员,都是熟脸,每一句台词的把控,都能牢牢抓住观众的眼球。

  不论是呜呼哀哉的语气,抑或是心平气和的回击,戳戳逼人、咬文嚼字、血口喷人、暴跳如雷……

  这些语气的变化,还有语速的意境,组合到一起的时候。

  除非靳東在龙椅上跳一段“骑马舞”,否则他根本就没办法让观众注意到自己。

  所以,他是在做无用功吗?

  非也!

  电影的魅力就是可以重复的观看,每一个小细节都会被有心人注意到。

  靳東看似的无用功,其实在整体画面里会很和谐,而且会让某些人过度的解读。

  在很多人眼里,导演留下的没用个镜头,都是在表现什么。

  当然,首先这部戏需要成功。

  否则没几个人愿意去解读每一个镜头。

  董熹出道至今,唯有第二部电影《燃烧》入选了北影的内部教材电影,被反复的解读过。

  而其他作品,哪怕是同样得到过三大奖项的《驭风少年》也没有得到青睐。

  他后期的作品商业属性太过于浓厚,电影学院会在内部播放,但是没必要过多的解读。

  现在的国内学院派,还是以文艺片为主,并不会鼓励学生向着商业靠拢。

  所以现在很多学校导演系的学生,毕业就等于失业。

  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像贾铃似的,有一个牛逼的大哥。

  这年头,拍院线商业电影能赚钱的都没几个,更别提投资文艺片。

  不过从去年开始,熹子影视的三部过亿票房的电影,彻底将资本的目光吸引过来。

  很多有钱的、有势的开始往这个圈子里挤,比如退出华义兄弟的冯晓刚,就搭上了一位金主,拉上老朋友张国礼组建了一个新剧组。

  《温故1942》,听这名字就知道不是他擅长的贺岁片。

  熹子打听的消息时,这是部根据刘震云同名改编的电影。

  讲述的是一个关于饥饿的历史故事,以1942年河南大旱为背景……

  据说1993年,刘震云就把交到冯晓刚的手里。

  原本在华义兄弟的时候,这部戏就被立项过,但是后来不了了之。

  这也是冯裤子和大小王的裂痕开始出现的征兆,所以今年结束和华义兄弟的合约后,冯裤子迫不及待的自立山头,重启该片。

  也不知道从哪里骗了个傻财主,号称成本2000万元。

  一听这个数董熹就乐了,要不是冯晓刚打算粗制滥造,要不就是他想着玩姜闻那套,半路加钱!

  对于这种败坏行业的行为,董熹不可能视而不见,反正孙海平私底下找人联系了给冯裤子投资的那位爷。

  把事这么一说,对方虽然将信将疑,但怀疑的种子一旦埋下,条件成熟就会生根发芽。

  孙海平这人别的本事没有,但是看人下菜的能力绝对一流。

  吃了几顿饭后,冯裤子那个金主就彻底倒向熹子的怀抱,选择撤资。

  野心勃勃的冯晓刚还没有顺利开机,就直接胎死腹中。

  而熹子则收获了一个有实力的投资商,别看熹子不缺少投资,但这年头可以一口气拿出2000万拍摄电影的人。

  其本身的价值绝对强悍。

  而拍摄现场,一顿老戏骨吐沫纷飞之后,扮演皇帝的靳東心中已经有数。

  他看向默不作声的武将群体,直接开口问道:“爱卿你有何意见?”

  此时一身黑甲站在程龙站在前列,他扮演的正是耿家第三代的领头人耿秉。

  这里要说一下,《13》的男主角耿恭,他来自东汉赫赫有名的世家——耿家。

  东汉一朝,耿氏一族一共有十九人封侯,出了两位大将军和九位将军。此外还有三位子弟当驸马,一女是汉安帝的嫡母。

  这种显赫的家世,也注定汉章帝不会坐视耿恭被困不管。

  原本以程龙的年龄,扮演东汉开国云台二十八将的耿弇最为合适,但因为此时耿弇已经去世多年,所以他就只扮演和耿恭同辈的耿秉。

  正值壮年的程龙没有慷慨激昂的诠释利弊,他只是淡淡一拱手朝着靳東说道:“陛下,当年破胡侯有一句话,很适合当下的场景。”

  “哦,是何话?”靳東挑了挑眉。

  “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

  此言一出,整个场面瞬间调转,刚才反对出兵的大臣纷纷闭上嘴。

  程龙没有提自己的胞弟争功,而是将这件事引申为整个国家利益。

  这个时候,再出言反对就是不理智的行为。

  端坐于龙椅上的靳東目光坚韧,抚掌大喝:“说得好,耿秉听令!”

  “臣在!”程龙单膝下跪,目视前方。

  “命耿秉为征西大将军,征发张掖、酒泉、敦煌三郡郡兵及鄯善的军队,共七千余人,前往救援耿恭!”

  “陛下英明~”此刻整个大殿上的群臣,纷纷称善。


上一篇:好大 好深 我高潮了:男主当着女主的面要了别人小说
下一篇:么公的又大又深又硬想要(女神精壶)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