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 好深 我高潮了:男主当着女主的面要了别人小说

admin136 19 2021-11-28 20:13:01

姚总哈哈一笑:“那是当然,这里面也有小高的功劳。任他朱晓华再厉害也想不到,这娇滴滴的小高,居然是我派去的人。而且把他们胶卷批发中心时原一举一动都告诉了我们。”

  迟重说:“我们应该趁胜追击,快速占领洛城市场。在朱晓华反应过来之前就结束战斗。我明天早就去郑城,再重新买一批货回来。”

  姚总说:“这样最好不过。要是早知道你也买了这么多胶卷,我当初也不会从朱晓华那里买二十箱胶卷的。”

  迟重说:“是啊,只是可惜,当我把胶卷运回来时,你已经高价从他那里买完货了。每盒二十四块,这可是吃大亏了。”

  姚总摇了摇头:“做生意嘛,谈不上吃不吃大亏。他给的这个价格也在我们的预算范围内,本来这段时间胶卷的价格就涨了不少。

  “只是可惜,我堂堂景区的领导,居然会去向他一个个体户求货。这口气我怎么也咽不下去!”

  迟重说:“就是,您好歹也是领导,怎么能三番五次去求那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我们就要给他一点教训瞧瞧。

  “实不相瞒,我也吃过这小子的亏。洛城证件照市场爆发前夕,我转行,把音响店里所有的相机、胶卷全都一次性卖给了他。

  “结果,这小子买完相机和胶卷不久,整个洛城遍地都是找相机和胶卷的人。我看这小子就是故意的。”

  姚总点头:“朱晓华这小子可精着呢,你还是要小心点。”

  迟重说:“姚总,既然你肯让小高给我信息,我也应该有所表示。我答应你,明天从郑城买回来货后,以成本价供应给你。要多少有多少!”

  姚总一笑:“如此以来,那是再好不过。俗话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那就让我们一起合作,把朱晓华这小子挤出洛城市场!”

  迟重重重地点头:“对,想想我们几十岁的人,居然一再在这小子面前吃瘪,老脸都丢尽了,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顿了顿,迟重接着说:“我希望小高能继续,每天都把义乌街那边的情况报告给我。包括他们卖胶卷的价格,赠品,合作客户名单,当天卖出胶卷的数量等等。

  “特别是合作的客户名单,要一个不少。我们抢在他们前面拿下洛城的这些小商贩,以后洛城就真的是我们的天下了。”

  姚总又招呼小高过去。

  此时,有两个行人朝照相馆这边走来,朱晓华和陈响丸迅速后撤,再次回到树荫下。

  “门前刚才是不是有两个人影闪过?”

  照相馆里的小高忽然惊叫起来,“不会是朱晓华他们吧?”

  姚总和迟重再次哈哈一笑:“小高啊,有点神经过敏了。这个时间,他们怎么可能来这里。你就放心好了。”

  姚总说:“我看啊小高近段时间的精神压力有点大,我答应你,等干完这段时间,给你放几天假。”

  迟重说:“在他们那里,朱晓华没有亏待你吧。听后他们那里的员工工资很高,这些日子应该赚了不少钱吧……”

  小高快速走到照相馆门口,关上门,说:“姚总、迟哥,我们去里屋说,这样敞着门说话,我总感觉心神不宁的。”

  紧接着,人影晃动,这些人都移步到了照相馆里间的一个小房间,说话声音一下子陡然变小,变得遥不可闻了。

  朱晓华和陈响丸站在树荫下。

  朱晓华说:“没想到小高把我们客户悄悄泄露给了迟重,怪不得我们客户会出现在他的店门口。”

  朱晓华想起秦三坐在摩托车上时说过的话,秦三说音响店的老板去找过他。

  想来,这迟重多半便是根据小高提供的信息,找到了他,顺便挖走了他。

  陈响丸也气愤不已:“没想到,看上去娇滴滴的小高,居然是这样的人。

  “还有这明光照相馆的姚总,居然合起伙来抢我们的生意!”

  朱晓华一笑,他并不觉得奇怪。毕竟,洛城证件照市场,这么大的蛋糕,没有人不垂涎的。

  只是他没想到,这小高来自己照相馆,从头到尾都是一个骗局。

  这让他有点难以接受。

  陈响丸情绪有点激动:“朱哥,没看好店铺是我的失职。明天小高来店里,我第一个就把她开除了。”

  他快速走到摩托车前,蹲下身,顺势拧掉了摩托车前轮胎上的气门芯。

  “噗嗞……”

  摩托车轮胎快速地瘪了下去,最后瘪成一张空皮。

  这“噗嗞”声音大得有点吓人,方圆几百米的人都能听见。

  朱晓华和陈响丸都被这巨大的响声惊到了,两人立马拔腿便朝相反的方向跑去,顺势钻进一条胡同里。

  照相馆的门“呼啦”一声被拉开,有两个人影从里面跑了出来。

  为首的人冲到摩托车前,仔细察看起来,半晌之后惊叫起来:“我就听到声音不对劲,谁个王八蛋把摩托车前轮胎的气门芯拔了。

  “前轮胎瘪成一张皮,这下回去只能推着车了。”

  其他几人闻讯,在四周搜寻起来,拦住过路的行人一一质问。由于晚上乌漆抹黑的,根本看不清脸,也不知道谁干的。

  他们问了几个人,都被对方否认。

  最后只好对着空气大骂:“谁个缺德的王八蛋,死全家的王八蛋!”

  朱晓华认得,这是点三陆的声音。

  等骂声平息后,朱晓华和陈响丸又听到了小高的声音。

  小高说:“我就说刚才有人影吧,你们都不信。多半是海鸥照相馆的人!”

  姚总和迟总也站在照相馆门口,两人的事还没谈完,突然被放气声打断,忽然就没有的再谈下去的心思。

  迟重说:“姚总,要不我明天先去进货。等我回来了,我们再详细谈。”

  姚总点头:“这样也好。”

  迟重又跟小高交待了几句,而后匆匆离去。

  树荫下,点三祟围着摩托车,左车一圈,右转一圈,口中喃喃道:“缺德玩意,王八蛋!”

  朱晓华和陈响丸躺在胡同里,听着点三陆的话,暗自发笑。

朱晓华和陈响丸躺在胡同里,听着点三陆的话,暗自发笑。

 文学


  均想,这个点三陆,居然泼妇骂街,也太下作了。

  半晌,等这些人散去,朱晓华和陈响丸从胡同里出来,两人沿着相反的方向继续往前走。到前方的十字路口折而往南,再往西,最后又折回北面,找到停放在路边的本田摩托车。

  朱晓华掏出钥匙,拧开摩托车,带陈响丸上车。

  他骑着车,又重新回到明光照相馆门前。

  姚总那辆被拔掉气门芯的摩托车正停在路边的树荫下。

  朱晓华瞧着这车的后轮胎,后轮胎仍然是鼓鼓的,气很足。

  朱晓华忽然有点恶作剧地说:“刚才拔了前轮胎,这次再送他们一发,一不作,二不休,干脆把前轮胎也拔了。”

  陈响丸一听立马来精神了,说:“好办,交给我。等拔完,我俩骑车就跑,大晚上的,看他们能知道是谁。”

  朱晓华把摩托车缓缓靠近那辆车,陈响丸坐在后座上,探下身子,伸手按住后轮胎气门芯,快速旋了三圈。

  “噗嗞……”

  后轮胎开始传出漏气的声音。

  陈响丸紧接着又拧了一圈,感觉手头忽然一松,他顺势拔了下来。黑色的气门芯,带着铜色的顶针落入他的掌心。

  伴随着一阵急促的“嗞……”声,后轮胎迅速瘪了下去。

  “快走!”

  陈响丸迅速直起身子,扶住朱晓华肩头。

  朱晓华拧动油门,两人快速蹿了出去。

  刚蹿出七八米远,明光照相馆的门再次“呼啦”一声被打开。

  一个身影快速跑到树荫下,紧接着传来凄惨的骂声:“谁个王八蛋把后轮胎的气门芯也拔了,王八蛋啊……”

  “两个轮胎都没气了,这下推都推不动了。”

  朱晓华骑着摩托车快速到达十字路口,紧接着转弯向南,快速离开现场。

  等树荫下的人反应过来时,他们已经到达路口,迅速脱离了这些人视线范围。

  刚离开明光照相馆的视线范围,两人便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陈响丸说:“这下总算出了口气,爽快!”

  朱晓华也哈哈地笑着,简直要直不起腰。

  一想到姚总晚上要推着摩托车回家,还有点三陆气急贩坏的模样,他便忍不住笑得肚子疼。这两人,现世报,报应来得太快了。

  笑了几分钟后,朱晓华冷静下来,说:“气算是出了,不过接下来,我们可得真刀真枪地干了。”

  陈响丸说:“我打算明天上班就跟小高摊牌,把她辞退了。”

  朱晓华摇了摇头:“现在对方还不知道我们已经知道他们的合谋。这小高正好可以为我所用。”

  陈响丸:“怎么用?小高可不会听我们的。”

  朱晓华再次摇了摇头:“小高不听我们的。但是客户信息、店里的情报却是听我们的。”

  陈响丸瞬间眼神明亮:“朱哥,你的意思是……”

  朱晓华见陈响丸领会到自己的意思,赞同地点点头,表示自己正是这么想的。

  两人眼神一碰,瞬间都心领神会。

  陈响丸说:“他们想要我们的客户,那我们就给他们客户。这事我来操办。”

  次日,义乌街批发中心一切照常。

  陆陆续续有顾客前来买胶卷,小高帮金大贵登记、收钱、分发照片。并且帮助陈响丸做好胶卷的出入登记,协助客户留下联系方式。

  陈响丸决定把胶卷的批发价往下降一降,由原来的二十四、二十二块钱一盒直接降为二十。并且购买五盒以上的顾客,赠送十张洛城一号相纸。

  此时,有一个中年客户进店,在询问胶卷批发价之后,说:“我要买两箱,能先预订吗?”

  陈响丸:“可以预订,不过需要先交订金,最少五十块钱起步。”

  中年客户数出五十块钱,拍在柜台上。

  小高快速拿着登记本走上来,说:“这位大哥,预定的话,需要先做个登记,留下您的详细地址。”

  中年客户想了想,大手一挥,说:“登什么记,钱都交给你们了。明天我把剩下的钱带来,你们准备好胶卷。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小高保持微笑,耐心解释:“你是预定的客户,我们至少需要知道您的姓名、住址,这样才不会被别人冒充了啊。”

  她把登记本拿给这人看,只见上面密密麻麻写着十几个客户的联系方式,字体或大或小,笔迹迵异。

  中年客户想了想,老大不情愿地接过笔,在登记本上填起来。

  刚写第一个字便卡住了,问:“潘安的潘字怎么写?”

  他把笔又扔给小高:“你帮我写算了,我说你写。多少年不写字了,完全想不起来了。”

  小高拾起笔,按着中年男人的嘱托,写下一行字:“潘安,洛河口村二组人,预定胶卷两箱,交订金五十。”

  小高写完后,又照着念一遍,跟中年男人确认无误后,收下了钱。

  中年男人又询问了一些情况,最后满意地离开。

  当日陆续有十多名客户进店买胶卷,均由小高帮助登记。

  等当天晚上,快下班的时候,小高数了数人数,高兴地说:“小陈啊,你的降价策略,还有送相纸的办法果然有用,今天进店的人数可比往日多了七八个呢。”

  “而且,还有三名大客户,预订胶卷的数量都在一箱以上。”

  陈响丸一笑:“当然,还有高姐你接待的好,客户都愿意留下来合作。”

  陈响丸找个由头出店,绕一圈去了街对面。隔着宽阔的马路,他远远看见店里的小高,拿起张纸,对照着登记本,快速地誊写。

  她边写边环首四顾,恰碰到金大民进店,立马把这张纸夹进登记本里合上。

  她对金大贵说:“门口的告示信息是不是掉灰了,要不要重新写一遍?”

  门口的告示信息,写着拍一寸证件照的要求及收费情况:本拍照点专拍一寸免冠照片,十块钱八张。拍照前请务必脱帽,整理好仪容仪表。

  这些字全是用白色粉笔写上去的,风一吹便会掉灰,字迹有些斑驳。部分地方已经看不太清了。


上一篇:边做边讲荤话H失禁:野战好大好紧好爽快点老头
下一篇:我的小乌龟想进入扇贝视频:公交车上的小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