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做边讲荤话H失禁:野战好大好紧好爽快点老头

admin136 20 2021-11-28 19:46:35

江秋娥正站在门口和人唠着家常,就听到一阵摩托车的轰鸣声由远而近。

  冯飞一个急刹车,摩托车在方乐家门口停稳,吓了江秋娥和正在说话的人一跳。

  看到是冯飞,江秋娥和正在说话的人眉头都是一皱。

  这时候,大多数人的性子、思想以及接受一些东西的观念还没有彻底转变过来,大多数人还是比较循规蹈矩的,所以头脑灵活的人,在这个时代出头非常快。

  冯飞在附近几个村子,那可是相当不受待见的。

  人们是又怕又骂,没人愿意当面惹,背后却都喜欢骂两句。

  “呀,是嫂子呀!”

  冯飞把摩托车停稳,从车上下来,看到江秋娥还笑呵呵的打招呼。

  作为外人,特别还是外村人,冯飞又不清楚方乐和江秋娥之间的事情,人家好歹也是一家人,住在一个院子里。

  认了方乐当大哥,冯飞对江秋娥都带了几分客气。

  “小飞你这是......来找方乐的?”

  江秋娥心中不喜欢冯飞,面上却带着笑。

  有些人之所以不喜欢,那是因为不是自己的朋友,冯飞这种人,真要和谁走的近一点,有人心中其实还是高兴的,是得意的。

  “先把我方乐哥的筐子捎了回来。”

  冯飞说着已经从摩托车上把装着中草药的竹筐子卸了下来,直接提进了院子里面。

  “我方乐哥和曦月嫂子还在后面呢,我去接一下。”

  冯飞放好筐子,出来之后扔下一句话,摩托车又呼啸而去。

  “你们家方乐什么时候和冯飞混在一块去了?”

  和江秋娥说话的人问。

  “谁知道呢,自甘堕落。”

  江秋娥撇了撇嘴,心中羡慕的不行。

  冯飞其实和方乐是同岁,也就比江秋娥的丈夫小两三岁而已,江秋娥年龄也不大,也就比方乐大一岁。

  二十二岁的年龄,放在方乐那个时候,还是个孩子,大多数还在学校读书,哪怕没读书,也都还在家里啃老,哪像江秋娥,都已经结婚三年了。

  年龄不大,正是年轻的时候,江秋娥也羡慕着自己的男人能和冯飞这样的称兄道弟,那样自己出门也没人敢惹了。

  能让人怕,都不能让人瞧不起。

  江秋娥嘴里说的自甘堕落,又何尝不是一种羡慕。

  冯飞回来的很快,摩托车带着方乐和张曦月,到了门口才缓缓停稳。

  “小飞,谢谢你!”

  方乐心里年龄大,被冯飞喊方哥也是坦然受之,喊冯飞小飞喊的那也是非常顺口,都没问过究竟谁年龄大。

  “瞧方哥您这话说的,见外了不是?”

  冯飞笑呵呵的道:“那我就先走了,方哥您以后有什么事,随时喊我,要用车也随时叫我。”

  说着冯飞又下了车:“这样吧,我把我们家电话给您留着,您有事直接打电话。”

  “算了吧,留着我们家也没电话。”

  方乐笑着道。

  方乐听张曦月说过,他们全村有座机的也才两家,打电话死贵死贵的,谁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都不会去打电话。

  交通基本靠走,联系基本靠吼。

  每天饭点,方乐都能听到村里到处喊。

  “狗蛋,回家吃饭了。”

  “頼逗,你妈喊你回家吃饭呢。”

  类似于之类的喊声。

  “那行,那方哥您有事,随便找人通知我就行。”

  冯飞点着头,又上了车,打了一声招呼,摩托车呼啸而去,留下一股子黑烟。

  冯飞走后,和江秋娥说话的人也走了,江秋娥迈着步子进了院子,看到方乐和张曦月正在院子摆弄草药,凑上前套近乎。

  “呀,小乐,这是和月月上山挖野菜去了,挖了这么多?”

  方乐没搭理江秋娥。

  明明年龄不大,也就是结婚三年,整的自己像是四十多岁的长舌妇一样,一点朝气都没有。

  和江秋娥在一个院子住着,这么多天方乐也发现了,对面这个堂嫂是真懒,堂哥方辉不在家,出门干活去了,江秋娥是饭也懒得做,每天都是开水就馒头,最多加根葱,没事就在村子和村子里的一群女人嚼舌根。

  “挖了这么多,给嫂子拿一些呗。”

  江秋娥不在乎,继续套着近乎。

  见过了方乐打冯飞的一幕,江秋娥现在是一点也不敢在方乐面前说什么坏话了,也就背后吐槽,在当面哪怕方乐不搭理他,江秋娥也不敢说什么,依旧腆着脸。

  “我这不是野菜,是中草药,没事你别给我乱动。”

  方乐头也不回,叮嘱着江秋娥。

  “不碰就不碰!”

  江秋娥吃了一个闭门羹,气呼呼的进里屋房子去了。

  没人打扰,方乐也乐的清静,和张曦月一块把挖回来的草药整理好,需要处理的简单处理了一下,然后就晾在屋檐下,怕晚上下雨。

  一连几天,都是晴天,方乐白天和张曦月一块去山上挖药,下午回来处理,偶尔不去挖药就在家里炮制药材,那天在山上遇到的中年人叫范德明,方乐去挖药的第三天,就收了范德明一次草药,差不多也就是五六毛钱。

  第一次给了钱,方乐就提了一下,月结,范德明直接点头同意了。

  说是草药,在范德明看来就是山上的野草罢了,有些他都不认识,挖的草药里面夹杂的野草不少,方乐还要筛选,能给几毛就不错了。

  月结就月结,范德明也没想过方乐赖账不赖账的事情。

  有着方乐帮范德明的羊娃接腿的事情,范德明也不怎么和方乐计较,方乐真要赖账,范德明觉的自己也不损失什么,顺手挖点野草,还能卖点钱,担心个什么劲?

  大概过了半个月,方乐炮制的第一批中药材就已经攒了不少了,地黄大概有五斤左右,柴胡有三斤,其他一些药材加起来也有两三斤的样子。

  趁着冯飞骑着车过来溜达,方乐就带上炮制好的中药材,让冯飞顺便送他去镇上的药房。

  除了去附近的金裕山,方乐还是第一次出方家坪,一路上方乐顺便向冯飞问着附近都是什么村子,冯飞觉的方乐是大学生,在家里待的时间少,所以记不住了,一路给方乐说着,方乐也算是熟悉了一下方家坪附近的几个村落。

  “这就是街道?”

  在药房门口下了车,方乐又是一愣。

  “这就是街道呀。”

  冯飞有些奇怪,指着面前的药房:“裕山大药房。”

  “好吧!”

  方乐叹了口气,这镇上的街道也太破烂了吧。

  方乐原本想着村上路烂,镇上应该好一点吧,没想到真的只是好一点。

 街道倒是挺宽的,不过路依旧很破旧,比起村子里纯粹的黄土路,街道的路面上也就多了一层碎石子。

 文学


  裕山大药房就在街道的正中央,地理位置倒是不错。

  方乐让冯飞现在外面候着,自己一个人先进了药房里面。

  说实话,药房很有年代感,进了药房,右手边是比较具有现代气息的药架子,上面是各种西药,左手边,则是一排排木质的药柜,如果不看右手边,只看左手边的话,真的给人一种进入了民国时期药房的感觉。

  中医和西医的柜台后面都有人,今天不是集会,药房的人不多,方乐进来的时候柜台后面的两个人都在闲着。

  这个时候,谁能拿一个大哥大,那都是有钱人的象征,手机之类的自然是没有的,闲的无聊,也没手机可以玩,西药柜台这边是个中年女人,正在织毛衣,中药柜台那边是个中年男人,正在看着报纸。

  方乐走到柜台前面,柜台上放着一个小戥子。

  戥子又叫戥秤,样式和秤差不多,要更为精巧一些,是以前专门用来称量金、银、贵重药品和香料的精密衡器。

  在电子秤没有普及之前,一般的秤也只能精准到两,也就是几斤几两,至于钱,那就要靠猜测了。

  而针对一些金银或者贵重的药品、香料,差一钱,都能差不少价钱,戥子正是可以精确到钱的一种更为精确的称量仪器。

  这玩意方乐还是在整理曾爷爷方远晨的遗物的时候发现过,要不然方乐都有点认不出来,在方乐出生之后的那个时代,这种古老的称量仪器早就不用了。

  “抓药?”

  柜台后面的男人一边看着报纸,一边头也不抬的问:“抓撒药,有方子没有?”

  “你这儿收药材不收?”

  方乐趴在柜台上,轻声问。

  方乐还说里面有两个人,这事不宜声张,所以问话的时候有点偷偷摸摸的,没想到男人却根本不在乎:“收,不过只收成药。”

  “好嘞!”

  方乐见到人家都不担心被人看到,也就没那么多顾忌了,出了外面,和冯飞一起把药材弄了进来。

  “您先看一看品相,然后再说。”

  “这么多?”

  男人这次是被惊住了。

  附近的金裕山是有草药,平常隔三差五偶尔也有人拿着一些晒干的草药来卖,可像方乐这次一次拿来这么多,男人还真是第一次见。

  “这是地黄!“

  说着,男人从袋子里抓出一把地黄,放在鼻尖闻了闻:“色泽很好,炮制的很专业呀,比我这儿的要好。”

  说着男人还从自己的柜子里抓出一把,放在一块对比着,无论是从成色还是品相各方面来看,都和方乐拿来的有差距。

  “这可都是我方哥自己炮制的,纯手工炮制,药材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质量绝对没问题。”

  冯飞在边上插嘴道。

  “都是小伙子你自己炮制的?”

  中年人摸出一根烟点上,一边抽一边问。

  “对!”

  方乐点了点头。

  “你这药材品相倒是不错,不过都是大众药,价钱不高。”

  中年人又从另一个袋子里面抓出一把柴胡看了看,对方乐说道:“按照现在的行情,地黄一斤是一块三,柴胡是一块八,我看你这药材品相都不错.......“

  说着男人把两根手指头收了回去:“这个价,怎么样?”

  方乐还真没看懂收回去两根指头是什么说法,是两成呢还是两毛钱呢?

  方乐也不好多问,反正是第一次,就当是打通门路了。

  “行,按照您说的办。”

  方乐笑着道:“我家里还有一批也快好了,过几天给您送来。”

  “可别!”

  男人吓了一跳:“你这量就不小了,没有一段时间我都消化不了,吃不动了。”

  “不是吧,咱们裕山镇这点药材都吃不下?”

  方乐有点意外,这才多少呀。

  “这是药,你当这是饭的?”

  男人看出方乐年龄不大,给方乐解释道:“咱们药房,补药是最好卖的,其他药材相对来说就慢一些,医生少,不少都是生病了把以前的方子拉出来再试一试,没人开方,药能乱吃?”

  “我一个卖药的,还要给人家操心,有些方子明显不对,就不敢给乱卖,出了事算谁的?”

  方乐想了想,也是。

  药这东西,毕竟不是粮食,哪能乱吃。

  一般来说差不多的药房都要有中医医生坐诊的,像裕山镇大药房,自己没有医生,单纯靠卖药,确实卖不了多少。

  聊了一会儿,方乐也知道了中年人的名字,男人叫王胜军,在裕山大药房都干了好多年了,其实以前的方乐应该是见过王胜军的,只不过方乐对以前那位的事情是一点都没印象。

  当然,方乐也不想有什么印象,干干净净的,这才是自己,搅合在一块,都不知道谁是谁。

  “总共二十八块八,给你算个三十!”

  王胜军把药材秤完,给方乐算了一下账。

  算了账方乐也明白两根手指的意思了,往下压了两毛钱。

  “谢谢王叔!”

  方乐接过钱,道了一声谢。

  “短期内再不要给我这边送了,再来我也不敢要。”

  王胜军给方乐叮嘱:“你这个量,咱们这边还真吃不动,毕竟我们也有供货渠道。”

  “知道了,我再去别的镇子看看。”

  说着话,方乐轻轻抖了抖手中的三张十元钞票。

  忙碌了半个月,也就三十块钱?

  “再给我抓点药吧。”

  方乐又从三张钞票中抽出一张递给了王胜军。

  “好!”

  王胜军笑呵呵的接过十块钱:“抓什么,有方子吗?”

  “我说,您抓!”

  方乐在边上说着方子。

  山上也不是什么草药都有,这次方乐不仅要给自己抓一些药,还要给老太太抓一些药,几剂药就花了四块多,三十块就剩下了二十五块六。

  “来,给你的!”

  抓好药,走出药房,方乐又从手中的钱里面抽出一张五块的,递给冯飞。

  “方哥,您这就见外了不是。”

  冯飞急忙摆手,他跟着方乐可不是图这几块钱的。

  “拿着吧。”

  方乐硬把钱塞到了冯飞手中,这几天冯飞的摩托车也出力不小,方乐自然不是小气的人。

  “觉的少?”

  方乐笑着问冯飞。

  “这倒不是。”

  冯飞尴尬的笑了笑,五块钱,他还真没看在眼中。

  “之前赚过钱吗?”

  方乐问冯飞。

  “没有!”

  冯飞尴尬的摇了摇头:“我爸倒是给我找了好几个工作,都没干长,现在就让我在家里,说给我说个媳妇,收收心。”

  “钱虽然少,但是却是自己赚的,花起来踏实。”

  方乐笑着对冯飞说道。

  “方哥,你说这钱是我自己赚的?”

  冯飞一愣。

  “是呀,你这几天跟着我跑前跑后,辛苦费。”

  方乐笑着道:“难不成我是可怜你,你们家可比我们家有钱。”

  “自己赚的?”

  冯飞盯着手中的五块钱,一时间思绪也飞远了。


上一篇:夸下哭泣的母亲:双道长啊子琛别顶哪儿TXT
下一篇:好大 好深 我高潮了:男主当着女主的面要了别人小说
相关文章